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会员风采

阔大的南疆,渺小的我

来源: 时间:2019-05-29 08:45:32 浏览:loading

 

 

立德树人,践行使命

新疆,喀什,疏附,对我们周围的人来说,真是一个非常遥远的地方,不只陌生,可能还意味着危险。为什么来到这么远的地方支教?为职称?为更好地发展?为政治资本?抑或是躲避、逃离什么?有人很好奇问我到底为了什么。援疆支教的最初动机,真的是非常简单和率性,我就是想要不一样的体验,生活的体验、工作的体验、旅游的体验、心灵的体验……不喜欢一成不变的生活,仅此而已。

到了疏附,开始了支教工作。当日子一天天过去,当夏日美丽的格桑花渐渐衰败枯萎,我深深意识到,援疆支教工作决不是那么简单也不可以那么率性的。

 “万名教师支教计划”是国家为新疆的长治久安而制定的政策,从这个角度来说,援疆支教的意义非比寻常。而我,也是到了学校,接触到了学生之后才对此有了深刻的认识。

支教的学校是疏附县第二中学,我担任高一两个班的语文教学工作。学生中维族孩子超过七成,他们中大部分国语水平较低,发音和书写都有一定的困难,教材中的文本内容的理解对他们而言是比较难的,尤其是文言文和古诗词。我任教班上总分第一名的孩子,他的语文才60分(满分150分)。所以课堂上,讲述稍微难一些的内容,他们就反应不过来,只好走神、睡觉或和同桌窃窃私语。

我另外还接受了疏附县教科局分配的任务,负责培训疏附县九年级语文教师。他们普遍表示学生基础差,教和学都很困难。他们常常困惑,到底是完成教学任务重要还是让学生读懂重要。

我也曾和当地老师到过疏附县乌帕尔乡,见到过一个1999年生的刚高三毕业在家的男孩子,他只会说“你好”“好”“不”这些简单的国语,和我们根本无法交流。我想,这个孩子,他可以本分地待在乡下,好好劳作,种玉米种核桃等等,只要勤劳肯干,也能解决温饱问题。但是,外面的世界他会一无所知,因为语言不通而寸步难行。而对外面的世界一无所知甚至抱有成见的人,大多缺乏接纳之心和包容之心,陷入愚昧固执之中,容易被人利用。

教育的重要性就在于这里。一个地方的落后,不只是经济的落后,还有思想观念的落后,教育理念的落后。我们意识到,教书育人,培养对国家对社会对民族对人类有责任感有使命感的人,就是教育的意义所在。立德树人才是我们援疆的根本任务,才是教育的根本任务。

作为一名普通教师,尽可能在“授业”的同时做到“解惑”和“传道”, 回归教育的本质,那我的工作就有了意义。

习近平总书记在广东考察时指出:要把立德树人融入思想道德教育、文化知识教育等领域,教师要围绕这个目标来教,学生要围绕这个目标来学。叶圣陶说:“学语文,就是学做人。”语文学科,有着非常丰富的人文教育因素,文质兼美的语文教材比其它教材更有着得天独厚的育人作用。因此在教学中,除了让学生学好国语,我在教学过程常常渗透德育教育, 也用日常发生的事情及时提醒和教育学生,希望他们养成良好的习惯、培养高尚的情操、提升整体素养,将来是个对国家对社会有益的人。

十年树木百年树人。树人的任务是一代接一代的,渺小的我所做的实在是微不足道的。

怀抱宽容心态,促进民族团结

喀什北望天山山脉,东临塔克拉玛干大沙漠,南依喀喇昆仑山,与西藏阿里地区为邻,西靠帕米尔高原。特殊的地理环境,决定了这里特殊的气候。干燥和浮尘,是广东来的人首先要接受的挑战。其次要克服思乡思亲之情。这里离家乡近万里,虽然通讯发达,可以和亲人视频以慰思念之情,但终究是隔靴搔痒。尤其是自己或家人任一方身体不好时,那种担忧、焦虑真是折磨人。第一个半年,陆陆续续地,几乎所有老师都感冒至少一次。有些援疆老师因浮尘而过敏咳嗽,有些老师常常流鼻血,还有些老师生了新的病。

虽然如此,这里的风光却是独特的,四季分明。春天,桃花杏花梨花巴旦姆花核桃花苹果花……各种各样的花争奇斗艳,柳树杨树合欢树树干变绿吐出新芽,地上的蒲公英、苜蓿和各种小草不停地冒出小小的绿色,沉睡了一冬的小麦长出了嫩绿的苗儿,日见日长,在春风里轻摇,一扫冬天的荒凉,给人带来重重惊喜。夏天,到处是绿油油的,还有色彩缤纷的格桑花点缀其中,让人赏心悦目。秋天,几乎所有的树叶变成了黄色或红色,就连矮矮的灌木、小草都变了颜色,整个大地一片金黄,非常的悦目非常的震撼。冬天,草木凋零,大地荒凉苍茫,对看惯了绿色而几乎麻木的广东人又是一种视觉上的冲击。

喜欢户外活动的会相约着去附近村庄走一走,顺带进维族人家里坐坐,哪怕语言不通,也不妨碍他们热情地拿出各种坚果招呼我们,还留我们吃一碗拉面。

有一天下午,我们几个老乡在学校附近的霍吉拉村闲逛,村道一旁是美丽的田野,另一旁是整齐的维吾尔族民居。突然民居那边有人喊我们老师,原来是二中的学生,叫汗妮克孜,但我们都没有上她的课。她刚放学回家,热情地邀我们到她家去。汗妮克孜的父亲是个老实本分的农民,不会说一句国语,无法和我们交流,就只是微笑看着我们,陪我们坐着。她的母亲在村里小学的厨房工作,晚上会去村委会学习国语,所以能和我们简单交流。这个母亲很开朗热情,肢体语言很丰富,拿出馕和一盘盘的干果招待我们,还捂脸说非常不好意思,没有洒扫干净院子。我们觉得该回去了,孩子说:“妈妈说一定要请你们吃晚饭,你们不吃她会生气的。”又问吃饭还是吃面——饭是抓饭面是拉面,是维族人招待客人最好的食物,家里主妇很用心去做的。

那天,我们不但吃了晚饭,还带走了一包包核桃和红枣,是汗妮克孜的家长一定要我们带回来的,又是“你们不拿妈妈会很生气的”。她还热情地邀请我们周日晚上到她家吃饭,然后去村委会,每个周日晚上村民们都在那里唱歌跳舞。那个周日,我们拎着礼物如约到了汗妮克孜家。夜晚,在宽敞的院子里坐着聊天,抬头就可以看见夜空,那么安宁,那么祥和,心都舒坦了。从此,我们常来常往,淳朴的友谊就这么结下了!同去的英语老师还顺带辅导了汗妮克孜的功课。

维吾尔族是个爱美的民族,不管家境贫穷还是富裕,他们的院子里墙头上一定会种上几盆花。我们去乌帕尔乡走访,村民们非常感动,在我们离开时,一定要把她家那盆开得最好的花送给我。同去的本地老师说:“你对她好,她会拿出家里最好的最值钱的东西给你。维族人都这样。”春天来临,这里有一种叫苜蓿的草本植物,是他们种来喂牲口的,刚长出来的嫩芽可以吃,包饺子啊炒啊滚汤啊都行。于是好多援疆老师到乡下农田里去摘,他们也不会赶人也不骂人,维族小朋友甚至跑过来帮我们摘。

要和维族人交朋友,真是很容易的事,只要你怀着善良真诚的心意。疏附县有一周一次的大型集市(维语称“大巴扎”),里面摆摊做生意的都是维族人,进去逛和买的也绝大部分是维族人。而我们这些援疆老师的到来,真的让他们又惊又喜吧。我们进入大巴扎,对样样物品都感到好奇,好吃的要尝一尝,不懂的要问一问,他们带着似懂非懂的神态看着我们。一开始好多摊主不会使用微信或支付宝付款,但现在在只带一部手机就出门的援疆老师的“刺激”下,越来越多人用上微信收款了。不少人还和卖干果的小伙子交上了朋友,想要什么就微信给他,他会小三轮送货到我们的宿舍来。

援疆老师的购买力真的很强。我们跟小区的维族门卫买核桃和巴旦姆,跟大巴扎卖干果的买,一箱箱邮寄回广东;跟库克兰批发市场的维族老板加了微信,有时懒到他店里,就把要的东西列好清单和地址一起发给他,让他打包快递回广东。

热爱和平、向往美好生活是每个人每个民族的共同特征,各民族理应水乳交融,亲如一家。援疆老师更懂得放宽心态,露出笑脸,以自由开放的姿态去包容和欣赏。我觉得我们在共创民族团结的新局面、为新疆实现社会稳定和长治久安的总目标而贡献着绵薄之力。

传播优秀文化,实现自我价值

当然,我们的中心工作是教学。我们团支教的四所学校,一周六天工作制,上班打卡,上课早读晚修,我们服从管理,不断适应这里的管理模式。教学对象的特征有诸多不同,我们需要改变和调整。除了正常上教学班的课,援疆老师还承担“师徒结对”,进行“传帮带”的工作。我的“传帮带”对象和我同一个办公室,方便随时讨论交流。另外,第二学期我们自愿报名,给高三的优秀生做课外辅导。学校安排了两个文科班的学生给我,我利用中午或晚上的时间给他们做知识点的梳理和规范性答题的辅导。

在原单位,我有一个涉及方言内容的省级课题,课题的综合活动有一项关乎“地方特色美食”,好的学生作品我们会推送到暨南大学文学院的公众号《语言资源快讯》发表。我把这个活动推广到新疆支教的教学班上,课代表苏麦耶·阿布都拉阿吉和尼尕热·阿里木,分别写了《新疆特色美食抓饭》(由疏附二中维语老师古莱姆拜尔·艾则孜朗读)和《拉面》(由妮尕热的母亲朗读)在《语言资源快讯》公众号推出,阅读量达到一千多,给了孩子们很大的鼓励。让他们在为自己的母语和文化感到骄傲和自豪的同时,学习好国语,会用国语写出情真意切的作文,我颇为欣慰。

在讲授《林黛玉进贾府》的课文之前,我到图书馆想借《红楼梦》给学生看,结果发现整个图书馆只有两套。我在同学群里说了一下,问有谁可以捐赠的,广西的大学同学覃晓舟马上给我发来五套《红楼梦》。而我问多少同学看过《红楼梦》时,没有一个学生看过。我花了几乎两周的时间,给学生介绍了《红楼梦》的方方面面和学习《林黛玉进贾府》。到我结束讲解,一个班里有近10个同学已经开始看《红楼梦》,并且表示很喜欢,一定会认认真真看完。讲解优秀的古典名著,让学生接受文学的熏陶,让学生产生文化的认可和共鸣,认同中国传统文化,我做出了一定的努力。

要做的事情很多,但正如前面所说,如果我们能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给这里的一些同事、一些学生带来积极的影响,那就是我们的意义所在。

古承红,曾宪梓中学教师,中学语文高级教师,民主促进会会员,政协第七届梅州市委员。2018年8月下旬入疆,开始为期一年半的援疆支教工作。

 

loading